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那时候永远是盛夏、大晴天。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我们,阳光充足,太亮,使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在时过境迁后回想起来,拥有着无可替代的凶猛阳光。

18到20的两年生活没有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毕业,高考,我的人间,我的大学。生命负责将悲伤淡化,让它融进我的血肉里。一旦尝试过天空的味道,你就会永远向上仰望。现在是午夜,不如想象自己在慢慢腾空,睡在上铺好像睡在拥挤的云层里。我飘荡着,无影无形,无处不在。如果我是风,我就在广阔天地里永远奔跑下去,可我不是风。我是过去20年人生的重叠,它们定义了我。而这些过往托起我慢慢上升,不再下降,就像一汪春水总是向东流。

团支书抄我作业。
我也是抄的,我抄百度,她抄我的。
百度错了,我也错了,团支书也错了。
错了就错了,反正是抄的。
老师想,我知道你们是抄的,你是抄的,你抄的还是抄的。可是我不说,你不说,就当作不知道。
我们知道老师知道我们是抄的,可我们还是要抄。
因为他妈的不会啊(ノ=Д=)ノ┻━┻

低频电路学了半本书,现在看见二极管跟见到仇人一样。你啊,你们啊,怎么长得这么抽象。我对这门课的老师单方面两看相厌,但因为大物老师的前车之鉴,我也不敢嘲笑他的秃头。你是什么玩意。你又是什么玩意啊。在彼此的腹诽里,我陌生,我茫然,我升天。大家都不是学这个的料,但是糠里筛米,酸里品甜,弄懂的人献宝一样地得瑟,觉得自己万丈高楼已平地起,别人还在地下二十米打地基。夫鸡肋,弃之如可惜,食之无所得。老教授有三十八年教龄,心里发出一声冷笑,各位都是鸡肋。也有不得瑟的,那就是另一个境界,我不懂。总之这门课如飓风过境,卷走老师的头发还有我的脑容量。想烧书,做法事,又怕被抓起来,崩溃了才知道,时间曾经追着我跑。我想...

read more

百年后是一段多好的影像资料啊

转载自:Grinch .街道.摄影

虚室生白,吉祥止止

San Francisco

read more

jasmine是茉莉花的意思,我的天哪,太浪漫了。渡边果然是一位浪漫的导演,他接触的一切都是浪漫的。

1 / 6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