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总结一下自己的近况

今天翻钱包的时候突然发现没钱了。 
我怎么会没钱呢。我吃饭一卡通,洗澡一卡通,接热水一卡通,坐车一卡通。完全没有用现金的地方,看起来是这样。不过,当我觉得有张校园一卡通身上可以不带钱时,我想起了一个残酷的事实--我要吃宵夜。
宵夜这个词,我高中同桌念夜宵。记得那时下晚自习我俩手里老办是一串烤韭菜,一串烤豆干。
现在不一样了,买个灌汤包都要两块五,还不顶饱。谁夜宵吃那么饱,我要的是一种饱腹的满足感。嗯,今天也可以圆满结束了。
巴掌大的面包要十一块五,鸡蛋煎饼夹片白菜梗还得算上五毛钱,更别提那点肉松了--为什么鸡蛋煎饼里要加肉松?
后来我觉得路边摊不健康,某天便找了家人不多不少的店吃小面,旁边的小情侣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成功地将三分之一的面条洒了出去。面条店楼上是一家夜店式的咖啡厅,小情侣吃完面便勾肩搭背地踩着临时搭的木板上去了。过了一会楼上传来声嘶力竭的吼声:“夜太美,尽管太危险……”我心满意足地吸溜完最后一根面条,扯了张纸擦嘴。
小面真好吃。
这么算下来,我的钱是没得理所当然了。我挥霍吗,我浪费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都要谴责我自己了。钱包里躺着一张名存实亡的银行卡,我连着在食堂吃了一周的三块钱的蛋炒饭,天天蹭某高中同学的早饭,白菜包子快要吃吐的时候,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等到了几天好日子。
部门搞活动管饭了。
喜大普奔之时某高中同学让我还早饭钱,我说,有钱就还。
她说,我可能等不了那一天了。
我说,有病早点治,一卡通就作为遗产留给我吧。
这番对话过后某高中同学掐着我的脖子逼我还钱,我喊出了那句经典台词,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钱比你金贵。
那你掐死我吧,死之前我想再吃四个南邻灌汤包的包子,再来碗黑米粥。
她放开了我,黑你妈逼。
说回部门活动,最后我和某高中同学达成协议,我偷偷带她去学生会蹭饭。
某高中同学很怀疑,学生会还管饭?
我说,我是我们部门里不可或缺的技术型人才,部长干部们都争先恐后地想要讨好我。
到了之后我傻眼了,部长一脸歉意地递给我一包浪味仙,不好意思,只剩这个了。
我回头看了看某高中同学,她目光温柔,仿佛在说,老娘要吃饭。
我把浪味仙扔向她,六块一包,抵得上三天早饭了,拿走快滚。


评论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