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2016.11.11

说来惭愧,《平凡之燃》一直在我购物车里放好久了,我今天凌晨想着买件棉袄才看见它,这本书已经从68降到38了,虽然说得我好像故意等着降价一样,反正天时地利人和,我就买了。
棉袄,要厚,要好看,还要便宜。虽然能满足以上条件的店可能只存在于我的脑海里,我还是孜孜不倦地寻找着,最后我锁定了一款淘宝爆款,相当随便地选了型号和花色,下单了。我买的衣服,无论是商场买的还是网上买的,老是和别人撞上,搞得我现在一点撞衫的尴尬都没有了。一看见有人穿和我一样的衣服,就做心理建设:没我穿得好看。其实我买的鞋也常和别人撞上,因为我家那地儿比较小,翻来覆去就只要那么几个牌子。我想着上了大学,换了个大地方,能挑选的应该就多了,结果我还是想多了。我根本就没出门买过衣服。
最后一句话算是暴露我本性来了,我真的很不喜欢买东西,陪我妈去逛街我的角色都是坐在一边百无聊赖地等她,如果再配上一支烟,我就能成为一名心疼如流水般逝去的钱的中老年男人了。我妈说你是因为现在没这个需求,等你以后一定会爱上逛街这项运动的。
我有点傻眼,想着什么时候我会有这种需求。其实有些店里的衣服难看得要死,但是不难看怎么能衬托出我妈那种中年妇女雍容华贵的气质呢,所以也贵得要死。作为我家唯一一个只花钱不进帐的成年人,我是拒绝这样的开销的。于是我妈想要把她不要的大衣给我穿,我穿了一次,发现这种衣服只适合中年妇女穿,原来它还是有特定的服务对象的,无论是什么人穿上它,都有一种中年妇女的气质,经历重重岁月的荡涤,无论是在寒风还是艳阳天里都闪闪发光。值,超值,单价诚不欺我。
某天老妈略带艳羡地说某某某背了一个啥啥啥牌子的包包,我提醒她说:“你这个月还要三份份子钱要随”,她叹口气说如果我读了初中就去广东大市场打工,比如给361做鞋子之类的,现在怎么着也能经济独立了。我翻了个白眼,怎么独立,吃鞋底睡鞋里吗,朝六晚十一,比读书还累啊。她说:“读书累吗,我怎么看你越读越胖了。”我说,是虚胖,是内心浮躁引起的虚胖。

评论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