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因为考试成绩不好,整个宿舍最近愁云惨淡,何以解忧,唯有三斤烤全羊尔……开玩笑。悲愤之下,我下定决心每天背二十个单词,我也确实每天在背……背了又忘嘛,就那么回事。
大家都不慌,都没怎么放在心上。比较慌的是我的抽纸和牙膏,它们还是赶在我放假之前没了。,我不愿意再买,只好每天蹭室友们的。四号床说:“你每挤走一点我的牙膏,我的高数成绩就会降一点。”我说:“没见过这么咒自己的。”二号床说:“你老上厕所,我现在觉得整个宿舍都弥漫着一股子大便味。”三号床的团支书吸溜着方便面插嘴:“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成语叫心如屎灰,看来是高数成绩给了你太大的打击。相由心生啊同志们。”二号床说:“吃你的屎去。”
虽然大家看得很开,还是免不了伤心的。特别是没及格的二号床,上课都不打瞌睡了。虽然我很想让自己的大学生活过得充实一点,这样的话考试成绩不好看时我也能说啊,是大学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阻拦了我学习的脚步。但是,真的有点无聊。这种无聊不是高中那种向往自由的无聊,是一切看上去都不是那么回事的无聊。我不我不可抑制地产生了混到毕业的想法,没什么盼头。以前这个时候我一心想着放寒假,我现在会想,放寒假又有什么用呢?放了之后还会来上学,然后放暑假,然后来来回回,跟打太极一样,仿佛吃了颗特别黏牙的糖,下了场不大但就是不停的雨。接下来我可能会工作,然后慢慢变老,然后安享晚年,看各种养生节目,晒着太阳想想自己还是个小丫头片子的时候的事,虽然很可能忘掉了;我还可能考研,又读几年书,然后工作,然后慢慢变老,然后安享晚年。我经历不了过去,也经历不了未来,我能活着的时间区间就是二十一世纪而已。这个时间段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当我奄奄一息,脑海内上演人生的走马灯时,我肯定会很怀念一切都刚开始的时候。
大家排着队赶着场子到这个世界上走一遭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一百年就是我唯一能活的时间吗?这段时间里,有人纠结于大义,有人纠结于小利,大家都在垂死挣扎着,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感叹一声:哎呀。
该吃饭了。

评论
热度(1)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