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几时来

我今天去找同学玩,在他家门口晕了过去。
不知道在地上躺了多久,脑海里开始闪过高中的片段,我突然对自己是谁,自己在哪有点恍惚。
高三上学期期末的一节生物课,我出去上厕所,不小心撞上了墙角,也是这么直挺挺地晕了过去。当时就觉得眼前一闪一闪的,困得厉害,只想这么睡过去。
但是睡不着啊,脸都被撞肿了……太他妈疼了。
我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扶着墙走进办公室,把和语文老师下棋的数学老师吓哭了。
她后来跟我说看我满脸血,以为我快死了。
我应该是醒过来了吧,我想。现在我有种自己还在晕倒的感觉。仿佛从那次开始,我就一直晕着,后面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梦。
不过晕倒会做梦吗?其实我也不清楚,同学问我晕过去是什么感觉,我说就感觉特别困,忍不住想阖上眼睛。
他看着我的脸说,本来就不漂亮,现在半张脸都肿了吧,还被瓷片划破了。我能摸一下吗?
我打掉他的手说,不能,可疼了。
我恢复了一点神智,意识到自己不是躺在高中时的厕所外,而是躺在同学家门口。脑袋太沉了,完全没办法抬起来,我艰难地掏出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
你怎么还没到啊,他问我。
我说,那个,我在你家门口躺着呢,你快开门把我弄起来。
电话那头没有回答,几秒过后,门砰的一声被撞开。
今天同学聚会,好些同学都在他家,他有点慌,把我搀起来,手都有点抖。
有个同学在尖叫,大家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样不知所措。
我被搬到了同学的床上,大家都围在床前,一脸担忧地看着我。砸在地上的后脑勺有点痛,我说,大家不要紧张,我又不是没有晕过。
某个和我很要好的同学哭了,你怎么又晕过去了啊。
她是低血糖。同学走进来,递给我一只葡萄糖,你没吃早饭?
我迷迷糊糊答到十一点才起,吃什么早饭。
生活不规律。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说,我感觉自己在变形,在分裂,在蒸发。我是光,神圣的红釉,火的崇拜火的舞蹈。
放屁。
后来他们去客厅了,我躺了很久,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晕,有个同学说要扶着我去看医生。
同学说,我家这块我熟,我带她去吧,又有个同学说,我背着她去。后来大家决定一起陪我去。
同学背着我下楼,右边一个人扶着我,左边一个人扶着我,后边一个人扶着我。我有点不好意思,问他,你家几楼啊?他回答,四楼。我说,我爬上来喘不过气,感觉爬上了珠穆朗玛。他笑,我背着你也像背着一座珠穆朗玛。
医生看了看我,说,低血糖啊姑娘。我想他们肯定怕我得了什么绝症,听到医生的话都松了一口气。我也怕我得了什么绝症,但那个时候脑袋里都是浆糊,也想不了这么多了。
我又被护着回了同学家,感觉自己变成了国宝。终于,我觉得自己彻底清醒了,还充满了力量,飞奔到客厅和他们一起斗地主。
同学们看我弱不禁风似林黛玉,一直让着我。我赢了不少钱,这还是我第一次斗地主赢这么多钱。
今天真是特别的一天。第一,今天是情人节,可是大家都没有谈朋友,是有点可怜,但因为我晕倒了,虽然我又站起来了,这也把我的同学们衬托得不那么可怜了。第二,时隔一年多,我又晕了一回,我觉得这回和上回有联系,就像杀人犯连环作案似的,一回两回,没准还有第三回。我不想再有第三回了,所以我决定早睡早起,健康好身体。
吃了晚饭,大家陆陆续续准备回去了。我坐着穿好鞋,重心不稳晃了晃,同学一把扶住我,你还晕吗?
我说不晕,但吃多了有点肚子疼,你家厕所在哪?
同学噗嗤一声笑出来,给我指了方向。
我出来时,同学也把鞋穿好了,他说我送你去打车,你别又晕了。
我今天一分钱也没带,支付宝和微信钱包里统共只有两块钱。
我说,我准备走回去。
他很惊讶,你如果晕倒在路上,被大卡车碾碎了怎么办。
我走人行道。
那好吧,我还是送送你。
我们沿着湖边公园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还好,最后到家了我也没再晕一回。
他说,以后好好吃饭,今天吓死我了。
我也被吓死了。我说,你不是想知道晕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吗,我今天这一晕,又给自己带来了一点新的感悟。
他问,是什么?
我说,太阳等着,为陨落的劫难,欢喜若狂。
他一脸卧槽,什么鬼。
我说,哎呀,就晨读课我念过的诗嘛,诺日朗。我今天躺在地上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在循环播放这首诗。
为什么呢,这说明什么?
我站在我家楼下,仔细想了想,说明我这首诗选得好吧,印象深刻。
他笑,我倒是全忘了。拜拜,我走了。
我目送着他,拜拜。

评论

西风几时来

© 西风几时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