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拖着行李上三楼,一摸口袋,没带钥匙。
敲门,没人应,使劲捶,还是没人。无奈之下,只好坐在楼梯口看风景。
阵阵冷风袭来,我翻出围巾系上。窗外层层远山如墨,白云游走其间。不过,这到底是春天的云,还是冬天的雾呢?一场雨似乎把所有温暖都淋湿了,春冬交替时,连空气都冷得萧瑟。
春天刚来,我却有种春天快结束的惆怅。
好几把冷啊。

评论(2)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