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18到20的两年生活没有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毕业,高考,我的人间,我的大学。生命负责将悲伤淡化,让它融进我的血肉里。一旦尝试过天空的味道,你就会永远向上仰望。现在是午夜,不如想象自己在慢慢腾空,睡在上铺好像睡在拥挤的云层里。我飘荡着,无影无形,无处不在。如果我是风,我就在广阔天地里永远奔跑下去,可我不是风。我是过去20年人生的重叠,它们定义了我。而这些过往托起我慢慢上升,不再下降,就像一汪春水总是向东流。

评论
热度(2)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