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模式的细节是运动, 正如以十级阶梯的形状表现的那样。 欲望本身就是运动 而不在与它值得想望的本身, 爱本身是静止不动的, 只是运动的原因和目的, 无始无终,也无所企求 除非在时间方面 被纳入了限制的形式 介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间。 猛然间,在一道阳光中 即使此时有尘灰飞扬 在绿叶丛中扬起了 孩子们吃吃的笑声 迅疾的现在,这里,现在,永远—— 荒唐可笑的是那虚度的悲苦的时间 伸展在这之前和之后。 

评论
热度(1)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