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喻黄』The Only (1~2)

经年误:

校园paro
应该很短 
实在想不出标题了就这样吧……
副cp大概有双鬼

1
“sea lavender,你指间燃尽的烟火很美,就像风声萧萧零落成灰······”*不同于原唱略带沧桑的音色,台上男生的声音有着专属于这个年纪的干净和清澈,加上清秀的外形,台下女生的尖叫声都快刺穿喻文州的耳膜了。

在又一次被周围的人踩到脚后,一向淡定的喻文州终于忍受不了了,拉着李轩从激动的人群中挤出去。好不容易到了远离人群的一颗树下,喻文州整理了一下被挤得皱巴巴的衬衫,挑眉看向李轩:“你也是黄少天的迷弟?”

李轩一脸痴汉地望着后台正在给吉他调音的某人,说:“不是,我是来看阿策的。”

“……”喻文州被这个称呼恶心到了。

李轩一大清早就跑来扰人清梦,说今天下午有一场非常精彩如果不看后悔终生的演唱会,喻文州说不去,下午还要到实验室,李轩奸笑着凑到他耳边:“听说黄少天跟叶修关系很好,说不定下午能碰到叶修。”

叶修是喻文州的导师,此人神出鬼没,喻文州为了课题的事已经找了他半个月了,无果。现在有此机会,当然要把握住。

不过话说回来,这趟来得也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不值。黄少天他听说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见过。今天一见,真是——他望向台上那人,嘴角微微翘起——
真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伴随着最后一根弦的停止,演唱会结束了。黄少天拿起话筒,脸颊通红,气喘吁吁地开始说话:

“感谢大家来听我们‘蓝雨’的the only演唱会,感谢吉他吴羽策,架子鼓宋晓,贝斯郑轩,双排键方锐,谢谢大家这一年来对我们的支持,明天就是情人节,祝愿大家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the only!”

台下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其中夹杂着不少“黄少天我要给你生猴子”“吴羽策我可以约你吗”之类的迷妹言论。李轩听了非常不爽,冲着人群大喊“阿策是我的”,但是并没有人鸟他。

喻文州见状不由得在心里吐槽,你都这么明显了还拉我来打什么掩护。

李轩拉着喻文州来到后台,恰巧碰到黄少天正在和叶修斗嘴。

“哟,在台上人模人样又欺骗了多少无知的小女孩啊?”

“切切切什么叫欺骗,你这就是嫉妒我英俊潇洒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话说回来,你不说不来的吗,怎么又过来了?是不是想念我美妙的歌喉了?我就知道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过来看看你是不是又车祸了,还记得上次——”黄少天眼疾手快地一把捂住了叶修的嘴,扭头看到李轩,眼睛一亮,“轩仔!”

李轩嘿嘿一笑:“黄少!我专门来给你捧场的!”

黄少天满意地点点头,瞟到李轩旁边站着的喻文州,问:“这位是……?”

“这是喻文州!我室友!他今天是来找叶老师的。”

喻文州微微一笑,向黄少天打了个招呼,然后不经意地挡住了正欲逃跑的叶修:“叶导现在有空吗?”

叶修愁眉苦脸:“我今晚还有个跟老冯的饭局。”

喻文州抬腕看了看表:“现在已经九点了,叶导准备和冯主任吃夜宵吗?”

叶修:“……”

“那叶导我们去您的办公室聊聊这个课题吧。”喻文州转过身,对黄、李二人致了个歉后拖着叶修走了。

“啧啧,叶老师终于遇到了一个克他的学生了,你说是吧黄少,黄少?”李轩没得到回答,诧异地扭头,发现黄少天正盯着喻文州的背影发呆。李轩戳戳他,“你怎么了?”

黄少天回过神来:“哦,没事。你刚说他叫什么?yu文州?哪个yu?”

“家喻户晓的喻。”

“哦……喻文州啊……”黄少天在心里把这个名字默念了几遍。真是个很好听的名字呢。他想。

2
喻文州拉着叶修在实验室耗了三天三夜终于把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解决了。走出实验室时,两个人都已经筋疲力尽,叶修怨念地对喻文州说:“已经很多年没人这样对我了。你们年轻人要学会体谅老人家啊。”

喻文州抱歉地笑笑:“辛苦您了,改天请您吃饭。”

“啧。这还差不多。”叶修摆摆手,走了。

喻文州看着叶修东倒西歪的背影,打了个哈欠,他捏捏自己的鼻梁,朝宿舍走去。这几天叶修不过是在旁边指导,最累的还是喻文州。他迷迷糊糊地走到半路,差点撞到树时,被一只手猛地拽住了,然后耳边就响起那充满活力的声音:“喂喂,喻文州,你不看路的吗?这么大一棵树你都没看到啊。你看你这黑眼圈重的,啧啧,你该不会好几天都没睡觉吧?老叶虐待你了?”

喻文州惊醒过来,一看,果然是黄少天。他还是那副朝气满满的样子,就像一个小太阳,让人看了不由自主地就开心起来。喻文州笑笑,说:“谢谢少天。我刚从实验室出来,准备回去补觉。”

黄少天被他这亲昵的称呼弄得呆了半秒,然后立刻恢复过来:“要不要我送你啊?你别回头又撞到树上了。”

“不用了。马上就到了。”说完,喻文州眼一黑,倒了下去。

“哎哎真不让人省心啊!”黄少天连忙扶住他,拍了拍他的脸,没醒。喻文州的睫毛很长,睡着的时候会伴着呼吸轻轻浮动。黄少天盯着他安静的睡颜又呆了几秒,心一横干脆把人抱回了宿舍。幸好他记得李轩是哪个宿舍的,不然还不知道把人往哪儿送。

李轩正在床上打游戏,看到黄少天抱着喻文州进来吓得一激灵,连忙起来搭了把手把喻文州放到他自己的床上,然后说:“靠!我说喻文州这几天去哪儿了!原来被你拐走了!”

黄少天一听跳了起来:“靠!你当谁都跟你一样吗!我只是碰巧在楼底下遇见他的!偶遇好吗!人家在实验室熬了好几天没睡了!他刚刚直接倒下来我都快吓懵了!”

“哦哦这样啊。谢啦谢啦。”李轩帮喻文州脱了鞋,把被子展开盖在他身上。黄少天四处看了看,从桌上抓了个苹果开始啃。

“那苹果没洗。”李轩头也不回地说。

“呸!”黄少天把嚼了几口的苹果吐出来,“靠!你不早说!”

“逗你玩的~”

“李轩你个贱人!回头我就告诉吴羽策你水性杨花风流成性!”

“哎哎别别别,黄少,黄大少爷,我错了。你可千万要在阿策面前多替我美言几句啊!”

黄少天嫌弃地甩开李轩扒在他腰上的手,凑到喻文州床前看他。喻文州的皮肤很白,像是从小在水乡里滋养出来的。五官分开看并不突出,组合在一起却有一种柔和的感觉,叫人移不开视线。黄少天觉得自己的心跳骤然加快,血液汩汩地从心脏中流出来,耳朵明显地听到“咚咚”的声音。

看来我也是个可耻的颜控啊。黄少天“啧啧”了两声,对李轩说:“那你好好照顾他,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得嘞!黄少您慢走!”

黄少天再次鄙视了李轩,边啃苹果边走出了门。

TBC.


*用《董小姐》的调自填的词,从去年填到今年还没填完……

评论
热度(55)
  1.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经年误 转载了此文字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随风而来的弦卷心 | Powered by LOFTER